伟大的共和国战争——对印自卫反击战

2020-05-14


  作为“邻居”,中印两个文明古国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并没有过大规模军事冲突,两国文化相互融合,算得上是世代友好。不过,长期遭受殖民压迫的印度在取得民族独立后,竟然打起了中国的“算盘”,直接导致了中印两国兵戎相见。
  在历史上,中印两国之间从来没有划定过边界线,两国人民按照文化传统各自生活在特定的区域内。公元13世纪,西藏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这两个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就是传统的疆界,一直维持了很长的时间。20世纪后,英印殖民者不断将势力范围向北推进,一直延伸到中国的西部和西南边境扩张,中印边界问题开始复杂化。而且旧中国的历代政府并未在这荒凉之地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管辖,在没有近代测绘技术的情况相爱,中印边境一直没有正式划定。中国边疆诸多地段长年处于“有边无防”的状态,对外部势力的介入也是一无所知。


非法的“麦克马洪线”

  民国年间,西藏的分裂势力妄图“独立”,不惜屈从英国在所谓“印藏边界”问题上的要求。背地里竟同英印当局以私下换文方式承认了英国人标出的“麦克马洪线”。而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一直都不知道,很明显,西藏地方政府这种卖国的行径是非法的,也不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印度对华提出全面领土要求

1947年,印度独立,1950年印度便开始实际控制藏南地区,这一年印度在传统习惯线以北建立了20多个军事据点或哨所。随后,1951年2月,印度派兵占领门隅首府达旺,将行使管辖权的中国西藏地方政府强行驱逐。1953年前后印军完成了对门隅、珞瑜、下察隅等地的侵占,兵锋直逼“麦克马洪线”,1954年又成立了所谓的“东北边境特区”,就是后来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实际上,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划定后二十多年,英国一直未采取军事行动占领该线与传统习惯线之间的9万平方公里地区。在印度独立前,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与传统习惯线之间的原属西藏的土地逐渐被英印军队占领。这一“胜利果实”,后被独立的印度政府天然地继承。

1954年10月,毛泽东在北京新侨饭店举行的招待会,欢迎印度总理尼赫鲁(左)访华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认为解放军进藏宜早不宜迟。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开始,解放军进藏行动也同时进行。就在解放军还未进入西藏腹地时,1951年2月,印军在中印边界东段由德让宗方向继续向北推进,占领了“麦克马洪线”以南的重镇达旺。西藏地方政府当时对此提出抗议,印度却完全不予理睬,并于1953年内将其边境控制线全面推进到“麦线”,从而完全占领了“麦线”南面原属于西藏的9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此时解放军刚刚入藏的部队只有1万多人,公路尚未修通,粮食甚至要通过印度转运。多数边境地段解放军当时还无力到达,由于条件限制,边境的情况根本不了解。1954年印度总理尼赫鲁访华,正式向中国提出全面的领土要求,当他指着地图要求“割地”的时候,人民解放军还未到达多数边境地段,中央政府更不清楚还有这么一条“麦克马洪线”。

  印度推行“前进政策”中国和平诚意被拒

1960年4月周恩来总理第四次访问印度,希望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长久以来的边界争端问题。而尼赫鲁则傲慢地表示:“边界问题上不存在物物交换”。东段已占的9万平方公里地区印度视作既得利益,西段3万平方公里的地区还继续索要,中国对此当然不能同意。

  尼赫鲁拒绝了中国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提议,这是因为当时的尼赫鲁已经了“底气”。在印度独立以前,美国对印度的12年的经济援助只有17亿美元。印度挑起中印边界武装冲突后,美国改变了过去“重巴轻印”的态度,1959年至1963年这4年间对印的经济援助竟达40亿美元。看来只要反华,印度就能源源不断的获得美国的援助。1959年以后中苏关系趋于恶化,苏联在印度反华后也增加对印的经济援助并提供军事援助。同时获得两个大国的支持让印度的“野心”不断膨胀。1961年中国经济困难进一步加剧,同年11月印度政府下令在中印边境西段开始推行“前进政策”。

  印军不断得寸进尺,加快在敏感地区设立军事据点。1962年中国军队发现这一情况后,在边界西段开始与印军对峙。毛泽东指示:对印军的入侵,决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犬牙交错,长期武装共处。看得出来,毛泽东还是不希望将中印之间的矛盾升级为战争,但是主权问题上绝对退让。然而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印军已在边境西段中国境内建立了43个军事据点。印度妄图利用这种以武力蚕食,强行改变边界现状,造成占领西段争议地区的既成事实。

中印双方士兵发生紧张对峙

毛泽东毅然决定:反击!

1962年6月4日,在中印边界东段,印军进入“麦克马洪线”以北地区并建立据点,表明印度的领土要求已经越过“麦克马洪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得不考虑必须使用武力来解决问题。中央军委命令西藏军区拟定作战方案,阻止印军越过“麦克马洪线”向北入侵。作为必要的准备,中国准备了一个师的兵力。进入8月间,印度国内对华开战的叫嚣声愈演愈烈。9月8日,印度开始进行战争动员,并将步兵第7旅这一精锐紧急调往克节朗地区,正式向中国表明开战的决心。

9月20日夜,印军率先在克节朗河发动对中国军队的偷袭,中国军队进行有限还击。尼赫鲁政府认为当时中国内外交困,即使印度发起军事进攻也不会还击。印军参谋局局长考尔向印度政府报告说:“我确信中国不会向我们的任何阵地发起进攻。”10月6日,印度政府最后拒绝了中国政府关于两国讨论边界问题的建议,于是,毛泽东坚定了必须进行自卫反击的决心。10月8日中央军委向驻四川的第54军下达了动员命令,新疆军区边防部队也转入临战准备。

  印军步兵第7旅完成在克节朗河地区的集结后,于10月10日以百余人向中国军队发进试探性攻击,当即被击退。10月12日尼赫鲁宣布:他“向印度武装部队发出的指示是,要把中国入侵者从东北边境特区的印度领土上清除掉”。这时毛泽东仍在进一步考虑反击的时机,曾考虑让印军再深入一步,在军事上也便于对深入之敌包围聚歼,也可以显示中国的自卫更加有理有据,中国政府通过外交争取也取得了第三世界许多国家的理解。10月17日,中央军委向西藏、新疆军区下达了“歼灭入侵印军的命令”。10月18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召集会议,最后确定了对印军实施自卫反击作战的决策。对印自卫反击战随后正式打响。

中国军队战术得当,摧古拉朽一般地解决了战斗

 解放军完胜印军一天歼敌一个旅

  中印双方参战部队总数都有3万人,中国军队还有地形和武器装备上的优势。而且高海拔地区作战,交通不便,双方的后勤保障能力并没有明显的优劣之分。印度方面虽然有一定规模的空军,考虑到其首都等大城市在中国轰炸机打击范围之内,担心遭受报复性空袭而未敢实施空中攻击。中国方面为避免战事扩大,也没有使用空军。由于没有空中威胁,中国的步兵和后勤保障的优势还更加突出。

10月20日,中国军队在边界东西两段开始反击。在克节朗河附近,西藏军区集中了4个步兵团、1个炮兵团共1万余人的兵力;当面印军第7旅约3000余人,其后方第4师师部及下属部队还有4000余人。解放军首战集中兵力歼击印军第7旅,兵力、火力均形成绝对优势。对印军第7旅的全面展开攻击后,印军进行了比较顽强的抵抗,解放军攻击部队以啃骨头的方式逐堡争夺,终于消灭了印军的多数地堡。当天中午,解放军迂回部队到达印军后方并向其第7旅旅部发起突袭,第7旅瞬间丧失指挥能力,残部分散逃窜。中国军队一天内便将印军最精锐的1个旅基本消灭,印度举国震惊,二线的印军部队闻讯后纷纷逃窜不敢应战。中国军队越过“麦克马洪线”,于10月25日占领达旺后停止前进。

大量印军士兵成为俘虏

  在解放军凌厉的攻势下,西段的印军多数逃向其境内,被歼人数不多,印军设在西段的多数据点也被清除。

  第一阶段反击战结束后,为了中印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缓和由印度当局造成的严重局势,10月2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中提出停止冲突,建议重新开始谈判。双方武装部队从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脱离接触。而尼赫鲁认为自己还有继续较量的实力,再次拒绝中国的建议,并在边界集中了3个师近3万人的兵力准备再决高下。中国领导人就此决定再采取第二阶段的反击,并向中印边界东段增派了3个师的预备队。至11月中旬,中国方面在西山口主方向集中了近3个师,在瓦弄方向集中了1个师近万人的兵力。这时当面印军不足2个师,且惊恐不安。西藏军区根据前一段作战经验,制定了分多路向印军侧后穿插迂回的计划,最后确定了“打头、切尾、斩腰、剖腹”的方案。争取将印军第4师分割成数段加以歼灭。

  第二阶段,自11月16日至21日,主要反击方向为西山口——邦迪拉地区和瓦弄地区。战前,印度将东西两段总兵力增至3万人。我军投入作战的兵力也增加到13个多团并一部分炮兵。在西山口至邦迪拉方向,我军根据印军布势特点,以部分兵力反击西山口,打敌之头;以部分兵从两翼夹击申隔宗、略马东,击敌背腹;另以部分兵力实施远距离、大纵深的迂回、直插德让宗、邦迪拉之间,断敌退路。这样,便形成了对西山口、德让宗地区之敌的多路向心合击,经1天激战,我军占领西山口、德让宗、申隔宗,歼灭印军一部。19日,占领邦迫拉,并于略马东地区围歼近千名逃敌。

中国军队缴获了大量作战物资

  尔后,我军主力即在西山口至邦迪拉地区展开搜剿,一部分兵力继续向南追击,于21日进占吉莫山口、比里山口和鹰窠山口一线。在瓦弄方向,我军一部于16日晨发起反击,歼敌一部,印军第4军军长和第11旅旅长仓皇逃走。我军在当天下午即占领瓦弄,一部就地搜剿,另一部分兵向南追击,至21日,先后进至萨木维尔和金古底,逼近传统习惯线。在西段地区,我军于11月18日至20日,清除了残存在我境内班公洛地区的6个印军据点,歼灭大部守敌。在东段中部,我军也于11月18日开始反击,先后拔除印军据点16处,歼敌一部。1962年11月22日零时。中国军队遵照毛主席的命令,在中印边界全线停火。

被解放军俘虏的印度军官在回国前对中国红十字会代表表示感谢

  在这场自卫反击战中,解放军最大的战果是将印度精锐的第7旅全歼,活捉旅长达尔维准将,这让尼赫鲁痛心疾首。印军第7旅号称“打遍欧、亚的劲旅”,二战中,与德、日、意三国法西斯军队作过战,所属的几个营大都成立于18、19世纪,有着100多年的历史,功勋显赫。然而,尼赫鲁的执迷不悟最终导致“王牌旅”全军覆没。在一个月的战斗中,解放军歼灭印军3个旅(第7旅、第62旅、炮兵第4旅),基本歼灭印军3个旅(第112旅、第48旅、第65旅),另歼灭印军第5旅、第67旅、第114旅、第129旅各一部,毙伤印军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以下4885人并俘印军第7旅旅长以下3968人。在中国最困难的时期,这些战俘受到了中国方面提供的优厚待遇,伤兵也接受了及时的治疗和照顾。

武器装备对印度形成巨大优势

  在中国历史上反侵略战争中,武器装备落后是中国军队多次战败的重要原因。对印自卫反击战前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国在武器装备上是全面落后于美国的。然而,不到十年时间,对印作战时解放军前线部队的装备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改善。

  对印自卫反击战时,解放军已经拥有了各型火炮等重武器。攻击印军第7旅之前甚至进行了数十分钟的火力打击,这在过去的战争中是不可想象的。当时解放军单兵武器已经装备了56式冲锋枪,每一个士兵只有40发子弹,两个中国士兵的火力就可以压制印军一个班的火力。而56式班用机枪通常携带500-900发弹药,火力持续性好,在进攻中可以压制敌地堡枪眼,掩护重火力将其拔除。此外,解放军当时的野战服装能够适应高寒地区作战需要,前线士兵吃得饱穿得暖,战斗士气上也完全压倒印军,速胜印军也是必然的。美英国对印度的军事援助还没有来得及送到前线,战争就结束了。部分已经运到前线的武器还没等打开包装就被缴获。可就算使用这些武器,以印军当时的士气也不可能扭转战局。

意义:西南边陲数十年无战事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是一场规模、时间都很有限的边界作战,在惩罚性打击的目的达到后便主动停火后撤。这场反击战的政治意义大于军事意义。毛泽东称中印边界反击战是一场“军事政治仗,或叫政治军事仗”。只是因为和平谈判解决争端的希望彻底破灭,才不得不诉诸武力。中国在获得胜利后主动撤军,也正表明了以和平谈判解决边界问题而反对以武力改变边界现状的一贯立场。通过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国再次向世界人民传递了一个强烈的信息,那就是新中国即使在困难的时期,也不是好惹的!

  从军事上讲,青藏高原是中国的西南屏障,对解放军后勤保障体系是个极大的考验。在当时的条件下,运输问题是中国军队后勤体系几乎无法克服的“瓶颈”。印度的总体军事实力上虽然不如中国,在边境地带的运输条件上却比中国有利得多。中印边境印度一侧地势开始渐趋平缓,背后是南亚平原,有条件修建良好的公路网和铁路网。一旦战争变成长久对峙,大国的援助也可能会让解放军慢慢感到吃力。何况印度是一个有几亿人口的大国,完全有可能再次进行反扑,战事越长对中国越不利。因此,在边境地区“速战速决”,没有将冲突拖入旷日持久的战争,还很好地显示和平诚意,被一些外国舆论称为“潇洒之极”,在军事上也能居于主动而避免陷入被动。

  中印之间的边界问题,实质上是英帝国主义侵略所遗留的问题,中印两国的武装冲突在很大程度上是英国侵略所造成的“后遗症”。中国军队捍卫自己边疆的作战,本质上也成为近代历史上反对外来侵略斗争的一种继续。显示了中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最大的意义在于赢得了中国西南边界上长期的基本稳定。印度当局经过这次教训,其对外战略从此也有了根本变化,由向北实行“前进政策”改为“北守西攻”。毛泽东曾估计,中印边界上打了一仗,可以争取十年的边境安定。今天看来,这次战争一举粉碎了印度的“前进政策”,维持了中印边境近50多年的和平局面,超过毛主席“一场战争维持10年和平”的预期。最重要的是中国军队客观上也给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有力的回击,即使有美苏的支持印度也没占到半点便宜。这是任何一个国家,即便是在现在的先进条件也是不可能做到的。正如1963年11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所评述的,经过中国的反击,印度当局“懂事了一些,中印边境局势才基本上缓和下来。”

  因此,我们不能忘记50多年前那些战斗在喜玛拉雅山地的中国军人,正是由于他们忠实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才保证了中国国土没有进一步被蚕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