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武警部队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救援纪实(下)

2020-05-14


迎战接连险情,人民子弟兵从容应对、科学处置

  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高原地带、狭长地貌、交通不便、物资缺乏,抢险救援面临严峻考验。

8月8日凌晨暴发的特大泥石流,将穿越舟曲县城的白龙江拦腰截断,使河床平均抬升6米多,河道由70多米骤然扩宽到200余米。一旦堰塞湖溃堤,位于白龙江下游的城镇和乡村将遭受灭顶之灾!

  堰塞湖水患不除,群众就没法脱离危险,重建家园。8日下午,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和武警水电部队官兵临危受命。


  工兵团14名爆破骨干乘坐直升机赶往灾区,直升机一落地,官兵们就直接奔赴堰塞湖区域。紧随其后,从甘肃、陕西、四川、新疆等地紧急调来的武警水电官兵,携带30余台套大型机械设备相继抵达。

  经过仔细勘察,官兵们基本摸清堰塞堤情况。由于大桥的5个桥孔全部被淤泥和石块堵塞,造成上游洪水聚集,桥面被完全淹没,和大桥相邻的一条原本繁华的街道已变成一片汪泽。

9日7时50分,爆破组确定对堰塞大桥实施“边清理、边爆破”和“定点多次爆破”的疏通办法。

“由于大桥是被淤泥堵塞,爆破本身又不能破坏大桥,我们只能采取逐次增量、多次爆破的方法,一点一点将淤泥清理出来。”现场组织爆破的工兵团参谋长邹君良一语道出了爆破作业的难度。

  江水湍急,炸药难以固定。爆破组长代晋文直接跳入齐腰深的洪水中,捞出两根木椽。在木椽一端固定好炸药包后,几个人合力将木椽插入桥孔下的淤泥中。

8时15分,随着一声巨响,洪水被爆炸的冲击力激起高高的水花。武警水电部队官兵将4辆早已准备好的履带式挖掘机开上大桥,对爆破后残留的垃圾进行快速清理……

9时34分,第二次爆破准备完毕。随着一声巨响,堰塞区的淤泥被轰出一道宽2米、深6米的缺口,洪水开始向下游流去。而大桥本身基本无损。

  全军应急办主任李海洋介绍,救援部队承担了6项任务:人员搜救,县城清淤,排除堰塞湖险情,协助组织收治、转运伤员和卫生防疫,协助地方转移安置群众,协助地方组织人员、物资运输。

“专业元素,是这次救援的一个亮点。”李海洋说,“科学用兵、专业救援,确保了这次救援行动的有力、有序、有效。”

  灾情发生后,通往舟曲县城的313省道严重损毁,大量救援车辆和重型设备无法进入受灾要害部位,给救灾工作带来极大困难。

  武警交通部队迅速集中280余名官兵和80台(套)挖掘机、装载机、推土机等大型机械,争分夺秒抢通道路。

  为了加快进度,官兵昼夜采取边抢通、边稳固的方式向前掘进。一组官兵操作大型机械冲在前面,挖掘清淤,扫清障碍;一组官兵运来水泥、沙石袋,对路基推平碾压,保证人员车辆安全通行。

  崎岖的山路上,机械的轰鸣声、指挥员的口令声和铁锹与岩石碰撞的“叮叮咚咚”的声音,汇成了雄浑激昂的“生命通道”交响曲。

  截至10日中午,官兵们累计抢通道路5.62公里,清理泥石流5000余立方米,抢通了这条“生命通道”,救援人员和物资顺利进入县城中心。

  这次救援,既是工兵、医疗、防化、防疫、水电和航空兵等多种专业技术部队能力的展示,也是全军范围内一次高科技力量大动员。

  总参气象水文局从8日凌晨起,成立军事气象专家保障小组,为救援部队提供实时气象通报。

  为全面掌握舟曲灾区的泥石流灾害情况,总参谋部8日急命空军航测团“运八”型专用航测飞机,对灾区150平方公里的地面情况进行航拍,为科学准确决策提供了重要依据。

  急事急办,特事特办。凡是地方需要而军队具备的人员、装备、器材,需要多少就及时投入多少。

  着眼灾区需要,空军部队全力提供空运、航测、雷达、助航灯光、通信等多种保障。甘肃天水机场不具备飞机夜间起降能力,空军从湖北某军用机场紧急调送应急助航灯光设备,使其具备夜航保障能力;19个雷达站、30余部雷达昼夜运转,确保救援空运通道顺畅;筹措卫星电话、电台、军用手机等,为救援工作提供通信保障。

  兰州军区派出3个运输连、150台运输车,在陇西、临洮、天水建立3个人员物资转运点,充分发挥军队运力优势,担负中转运输任务。

10日,被泥石流覆盖的舟曲县城关镇南街,解放军卫生防疫人员开始喷洒消毒液。为防止灾后发生疫情,舟曲卫生防疫全面展开。解放军第1医院医疗队给群众讲解个人防护知识,发放消毒药片、手套、口罩……

“解放军来了,我们就不怕了!”

“有了解放军,我们就有救了……”

  这些发自肺腑的朴素话语,表达了灾区人民对子弟兵的深深期盼和殷殷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