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武警部队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救援纪实(上)

2020-05-14


  快,快,快!不同的部队向着同一个地方集结——舟曲!

  快,快,快!三军将士的心为同一个目标跳动——救人!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特大泥石流灾害发生后,一支支部队闻令而动,一辆辆军车昼夜兼程,一架架战鹰紧急起飞……5000多人民子弟兵在第一时间奔赴灾区,第一时间展开救援,第一时间抢救伤员,第一时间排除险情,展现出让党放心、让人民信赖的突击队本色。

  危难之际,人民子弟兵又一次表现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又一次谱写出人民军队爱人民的光辉篇章。


 当人民需要的时候,人民子弟兵紧急动员、闻令出击

8月8日凌晨,一场罕见的特大山洪泥石流咆哮着冲向素有“藏乡江南”之称的舟曲县城。顷刻间,昔日祥和秀美的山中小城满目疮痍,数百人死亡,上千人失踪。

  瓦砾废墟下,生命在呼唤;洪水浊流中,人民群众在期待。

  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高度重视,胡主席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军队、武警部队全力支援舟曲灾区抢险救灾,发挥突击队作用。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就贯彻落实胡主席重要指示做好救灾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全军应急办启动应急预案,24小时值班,紧急调派兵力,随时掌握抢险救灾动态。兰州军区、成都军区、空军、武警等单位,迅速启动应急预案,主要领导亲自坐镇指挥。

  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迅即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全力以赴投入舟曲泥石流灾害救灾行动,主动承担急难险重任务,最大限度减少人民群众生命财产损失。

  由作战、通信等多个部门领导组成的总参舟曲特大泥石流救灾工作组,以最快速度赶赴舟曲一线指挥救灾抢险。总政向任务部队发出做好抢险救灾政治工作的通知,要求抢险救灾部队坚决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光荣任务。

  总后勤部立即做好输送救灾部队、抽组医疗防疫等各类后勤应急分队、补充后勤装备物资等各项准备,紧急统筹后勤战略储备物资。总装备部积极做好抢险救灾装备保障工作,迅即落实爆破排险、抢修道路和供电、供水、通信设施行动的装备保障任务。

  生命的呼唤,就是进军的命令。

8日凌晨起,兰州军区多支救援部队携带冲锋舟、挖掘机等大型工程机械,分别从驻地驰援灾区。

  作为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某摩托化步兵旅1300名官兵7日刚刚结束玉树灾区救援撤回驻地。8日5时40分接到命令,6时整便整装出发,开赴舟曲。

  兰州军区总医院、解放军第1医院和第7医院1000名医护人员,组成医疗队,携急救手术车的野战救护装备,8日下午到达舟曲县城后,顾不上休整就开设野战医院,接诊伤员。

  武警舟曲县中队是第一批投入救援的部队。自灾害发生时起,中队70余名官兵即投入抢险救援。与此同时,武警总部从甘肃、陕西、四川、新疆紧急抽调200多名武警水电工程技术人员、大型机械操作手,携带30多套大型机械设备奔赴舟曲县。

  地上,铁流滚滚;空中,战鹰轰鸣。

8日7时,兰州军区某陆航旅4架直升机从银川机场轰然起飞,拉运某工兵团2个爆破小组,飞赴舟曲执行爆破排险任务。从新疆军区抽调的2架直升机也紧急飞往灾区,承担重要物资和伤员转运任务。

  由于舟曲县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空军天水场站成为抢险救援的重要空中枢纽。灾情发生后,空军各级指挥机构迅速成立工作组赶赴天水、舟曲一线指挥救援。仅8日一天,空军就出动伊尔—76型运输机、“运八”型航测机和直升机等多型固定翼、旋翼飞机20架次。

  空中“生命通道”打通,人员和物资源源不断运往灾区。

  时间就是生命,这是一场与死神的赛跑。

  参加过汶川、玉树地震救援的北京军区某工兵团70名国家救援队成员,携带12条搜救犬和生命探测仪、“蛇眼”等搜救设备,9日凌晨4时连夜从北京南苑机场起飞。到达甘肃临洮机场后,随即摩托化行军,于当天晚上到达舟曲县展开搜救。

  与舟曲县毗邻的四川省广元军分区、阿坝军分区紧急动员起来,派出民兵分队携救护车和医疗器械赶往舟曲县参加救援。

  成都民兵综合应急救援大队300多名官兵和民兵,携带价值500多万元物资设备,经过长途跋涉,于9日14时到达灾区。这是汶川地震发生后,成都成立的一支专业民兵救援队伍,配备了冲锋舟、橡皮艇、生命探测仪等专业救援设备。

  截至9日22时,军队和武警部队出动兵力5344人,动用飞机14架、冲锋舟35艘、工程机械121台(套)投入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抢险救援。

  军徽闪耀,如同每一次灾难来袭时一样,绿色迷彩给灾区群众带来信心和希望。

面对生命的呼唤,人民子弟兵义无反顾、一往无前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做出百倍努力。”这是党和政府对灾区群众的庄严承诺,也是人民子弟兵在抢险救援紧要关头的坚决行动。

10日8时左右,兰州军区某摩步旅工化营官兵正在月圆村北侧搜救,一个小女孩找到营长卢钦勇:“叔叔,我叫杨翠屏,我姥姥一家9口全部被压了,快去救他们呀!”

  在卢钦勇的救援记录本上,这样的求助已经有101次。尽管每死神往往无情地将他们的希望敲得粉碎,但卢钦勇条件反射似地立即调集一个连兵力,火速赶到埋压的房屋前。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淤泥下露出了房屋的椽梁。

2个小时、3个小时、5个小时过去了,虽然泥沙清理出了10多立方米,但还是没有发现一个人。

16时许,疲惫的官兵们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探测仪显示生命信号越来越弱。”大家再一次发起了“冲锋”。

“哪怕有一丝一毫的生命迹象,我们也绝不放弃!”在一线指挥的旅政委许家明来了,增援的官兵们也来了。

  大家抱着希望,一直挖到18时40分,房屋下埋压的一家9口全部被挖了出来,遗憾的是无一生还。

  看着伤心欲绝的女孩杨翠屏,卢钦勇的眼睛湿润了,他对官兵们说:“我们坚信一定会有生命奇迹出现,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激昂的回答响彻灾区上空……

  和时间赛跑,与死亡竞速。

9日10时许,兰州军区某舟桥团官兵乘冲锋舟在堰塞湖淹没区搜寻时,一名群众喊话说,七寨村一住宅楼内有一名瘫痪在床的七旬老人。

“掉头,赶紧去救!”冲锋舟迅速向七寨村方向驶去。

  官兵到达单元楼道口后发现,积水已经漫过一楼。“赶紧上楼救人!”战士吴一财和胡智俊上楼将74岁的老人李门头抬到冲锋舟前,接应的官兵站在被水淹没的楼梯上,将老人抬上“生命之舟”。

“就是动员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官兵,能救出一名群众来,也值!”兰州军区某集团军政委刘雷的话,道出了所有抢险救援官兵心中“绝不放弃”的信念。

  舟曲县城内淤泥、积水严重,街道上水深两米多,最深处达4米,公路抢通工作十分艰难,大型抢险设备难以进入,抢险救人只能靠人工作业。

  居民党巴金一家5口遇险,被埋在城关小学南侧的一片废墟下。为了营救他们,某防化团官兵在齐腰深的淤泥里用手刨、用铁锨挖,终于使党巴金和儿子成功获救。

  在被堰塞湖淹没的数十栋楼房区,兰州军区某集团军舟桥团官兵驾驶着冲锋舟,不放过一栋楼,不漏过一户人家。一座座等待救援的“孤岛楼房”,升起一个个生命的希望。

  在被泥石流掩埋的废墟下,四川广元军分区赴舟曲救援队,将被掩埋59个小时的藏族老人刘马姓代成功救出。兰州军区紧急调派直升机,将刘马姓代送到兰州军区总医院接受治疗……

  这是一场生命的争夺,这更是一场毅力的拼搏。

“有人吗?还有人吗……”武警交通部队抢险官兵不放弃每一座废墟,一遍遍地呼喊。

“有,我们……三个老人……一个小孩……”一座倒塌的屋里传出一位老人断断续续的回音。

“别着急,我们是武警,很快就会救你们出来。”官兵一边安抚受困老人,一边爬上二楼,凿通一楼房顶实施“垂直营救”。

  官兵们里外协同,以搭人梯传递的方式,顺利救出了老人和小孩。一位刚刚获救的藏族老太太泪流满面,拉着战士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不放弃一个机会,不耽误一点时间。一个又一个生命被官兵们从废墟中成功救出,一个又一个生命被送到部队医院紧急救治。

8日18时许,第7医院医疗队成功完成到达灾区后的第一例手术,帮助一个叫赵佳丽的17岁女学生保住了双腿。第1医院医疗队在舟曲县春江广场搭建起野战医疗帐篷,两个小时内即接诊38人,对多人实施手术。

  时间一分一秒飞逝,生命救援的难度在一点一点加大。抢险官兵“不抛弃、不放弃”,仍在废墟中全力搜寻,在手术室里奋力抢救。